通策医疗两天暴跌185亿,口腔第一股巨震

“口腔第一股”突遭爆锤,投资者“炸了”。

10月15日,通策医疗再度跌停,近两日市值蒸发了185亿元,这已经是其今年以来的第8次跌停。

此次暴跌后,有网友跑到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吕建明的微博底下质问:“今天股票咋回事?”吕建明怒怼:“问你,我怎么知道。”

还有网友质疑,通策医疗10月14日晚上才发布低于预期的三季度财报,但14日上午股价就突然跌停,“说说业绩为何会提前泄露。”吕建明不客气地回复:“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太多了。”

作为资本市场的明星股,通策医疗股价像其创始人的回答一样霸气。近十年股价涨了24倍,因此有了“牙科茅台”的称号。

对于股价连续两日暴跌,15日晚间,通策医疗紧急回应称:“2021年9月,市场就种植牙集采等事项大范围讨论,客户种植需求有观望、推迟就诊现象。剔除疫情及相关政策的影响,公司的经营业绩保持持续稳定。种植体集采,对以提供口腔医疗服务为主的上市公司而言是机遇并非危机。”

然而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暴跌背后,不仅有股民的担忧,还有明星基金经理的态度分化。

根据此前的公司中报,易方达中小盘(现名易方达优质精选混合)的张坤、中欧医疗的葛兰、银华富裕的焦巍、高毅资产的孙庆瑞等都在十大流通股东里,但到了三季报,张坤的基金已经“消失”。这意味着,张坤至少已经把年中580万持股减仓了三分之二以上,甚至不排除全面清仓的可能。

反观医药一姐葛兰,还加仓了超440万股,将持股比例从3.08%提升至4.45%;同时孙庆瑞也增持了超80万股。

此前,通策医疗备受明星基金的青睐,一季度末仅有107家基金持仓,二季度末持仓的基金猛增至634家。在机构的“抱团”追捧下,通策医疗的股价在6月25日达到最高点421.99元/股,市值突破1300亿元。

不过,相较于最高点,如今通策医疗股价已经暴跌超四成,“牙茅”怎么突然就不香了?

01、浙江口腔医疗一哥

通策医疗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,并非没有原因。站在“金眼银牙”中的银牙赛道上,通策医疗自诞生就不同一般。

2006年,吕建明豪掷1亿元,拿下杭州市口腔医院100%的所有权。这是当时浙江省最大的口腔专科医院,2005年一年就盈利1600多万元。

借助公立医院改革之机,吕建明顺利从房地产入局口腔医疗领域。在经过资产重组后,杭州口腔医院成功注入上市公司ST中燕,并改名为“通策医疗”,成为国内首家医疗服务上市公司,也坐上了国内口腔连锁医院龙头的位置。

同样是民营连锁医院,不论是成长经历还是股价走势,通策医疗似乎都复刻了眼科龙头爱尔眼科的道路,甚至吕建明与爱尔眼科的陈邦都出生于1965年。陈邦从3万元承包长沙的一家医院的眼科科室起步。

在“三级连锁”(在省区、地级和县级布局相应的眼科专科医院)模式的推动下,截至2020年底,爱尔眼科及并购基金在全球已有645家医疗机构。

与爱尔眼科敢于“蒙眼狂奔”不同,通策医疗主要以“区域总院+分院”的模式为主导,即总院提供医生医疗服务技能、学术地位支持,形成品牌影响力;分院作为总院的“护城河”,将品牌影响力快速推开。

实际上就是将总院的成功经验复制,形成“1+N”的模式,这样不论是管理还是扩张,都在一定程度上将风险降到最低。

但是,通策医疗的复制模式,尚未走出浙江省范围。纵观公司5年来的区域收入分布,可以发现,其九成收入来自浙江省内。

作为一家口腔医疗集团,目前通策医疗的主要营收仍集中于杭州口腔医院集团,口腔医疗服务占绝对大头。根据2020年年报,通策医疗营收20.88亿元,净利润4.93亿元。其中仅杭州口腔医院,就为通策医疗贡献了近60%的净利润。

毫无疑问,通策医疗立足杭州口腔医院打造的“浙江模式”是成功的,不仅让其成为口腔医疗的龙头企业,也是口腔医疗企业中为数不多能够实现盈利的企业。

即将赴港上市的国内第三大民营口腔医院瑞尔集团,近三个财年亏损超12亿元。此外,拜博医疗还曾长期亏损。

02、资本运作高手

通策医疗能够获得“牙科茅台”称号,离不开当家人吕建明的开疆拓土和高超的资本运作。

1965年,吕建明出生于浙江的一个普通家庭。在他的记忆里,5岁以前,家里完全没有余钱办年货。虽然物资匮乏,吕建明却很爱看书,爱文学,初中就开始写小说,当一名“作家”曾经是他的梦想。

最终,他如愿考入了杭州大学中文系,虽然有继续深造读研究生的机会,但是想要“赚钱”的想法,让他本科毕业就选择了工作。

为了赚更多的钱,吕建明选择投身房地产。1995年,他创办了浙江通策房地产公司,开始登上更广阔的舞台。

吕建明并不掩饰自己对“金钱的追求”。在他看来,“生活离不开赚钱,赚钱也是为了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”。甚至直言:“自己想做个资本家。”

一步一步的野心,驱使着吕建明去下更大的“赌注”。2004年,吕建明收购德隆系旗下的ST中燕,为的是将自己公司的房地产业务借壳上市。但是随着德隆系崩塌,德隆系的企业资产全部被冻结,包括正在过户中的ST中燕。

于是,吕建明改变了策略。在他看来,房地产是好,因为需求一直存在,但是自己“玩不起”,为此,他看中了“没有周期限制”的医疗行业。

收购ST中燕,成为了吕建明登上资本市场的跳板。2006年,他拿下杭州口腔医院的所有权,并注入上市公司,ST中燕股价很快从2005年最低不到2元/股,飙升至2007年16.44元/股的年内高点。

一系列的资本运作,让吕建明见识到了资本的力量,这也让他在采访中表达出“钱是最有效的权力”这样的看法。随着事业的不断壮大,吕建明开始盘算着如何进一步利用资本市场,“实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,必须要进入资本层面。我希望通过资本来整合公司的产业”。

但是,吕建明却爱“剑走偏锋”。买壳隐瞒关联关系、财务造假等,自2007年成功借壳以来,市场对于通策医疗的质疑从未间断。2009年,通策医疗发布公告称,吕建明因个人问题,被浙江省检察院刑事拘留接受调查。

这些年来,吕建明的“财技”没有止步。2015年,通策医疗抛出了一份55亿元的巨额定增计划,收购海骏科技。但这间公司实际是吕建明的资产,且海骏科技持续亏损多年。最终这出“左手倒右手”的戏码,被上交所识破,该重组计划以失败而告终。

03、“老炮”开怼

值得一提的是,吕建明还时常因为“直言直语”引发争议。

在通策医疗连续两日暴跌后,面对投资者的质疑,中文系毕业的吕建明又选择了“怒怼”。

面对投资者求证行业是否有什么利空政策,吕建明回复称:“指望医疗服务企业有魔法般增长的人,要尽快离开。她也不会被外部力量简单改变,包括政策,有自我运营的内在规律。”

这并不是吕建明第一次怼投资人。就在三年前,因为上门调研的投资者以及机构太多,吕建明还曾专门在朋友圈发文表示:“短短的几个星期、几个月时间,企业能有什么变化呢?”

针对股市下跌,吕建明表示:“股市这么跌,反映到中国人民的生活,并不那么直接。如果在美国,早引起排山倒海的山崩海啸,比1929年有过之无不及。”

不过,投资者之所以对通策医疗如此关注,倒不是因为吕建明,而是源自通策医疗营收自借壳入市以来,就保持了一个稳定增长的态势,从2008年的1.46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20.88亿元,增长了14倍。

但是在营收持续增长背后,通策医疗的业绩隐忧也逐渐浮出水面。

具体来看,通策医疗的增速已经呈现连续多年下滑的态势。2017年-2020年,营业收入从11.8亿元增长至20.88亿元,但增速却从34%下滑至8%;同期净利润从2.1亿元增长至4.9亿元,而增速也从59%下滑至6%。

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,2021年,由于上年同期较低增速,通策医疗在第一季度有较好增长,增长了221.59%;第二季度增速大幅回落至23.14%,第三季度增速则意外“破20”,跌至14.62%。

杭州口腔医院是通策医疗成功的基石,但是,长期过于依赖单一的区域营收,对于通策医疗而言也是隐忧,尽管通策医疗也在不断发力向外地扩张,但成效并不理想。

在浙江,通策医疗是一家独大的局面,尤其在杭州市占率高达36%,但是放眼全国,通策医疗的市占率不到2%。

自2008年开始,通策医疗就在通过外延并购以及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等方式尝试“走出浙江”,比如2008年曾收购北京京朝口腔医院,同年收购黄石现代口腔医院,之后又在昆明参与公立医院改制,以及2015年设立南京金陵口腔医院。

但是,奈何省外市场“很难啃”,2020年,其浙江省外营收为1.67亿元,较2019年占总营收比例下滑1%。同时,2020年浙江省外的毛利率只有28%,与省内46.9%的毛利率有较大差距。

华创证券研报显示,目前全国范围内,通策医疗共有46家医院,其中37家医院位于浙江省。也就是说,这么多年通策医疗在省外开拓布局的医院,仅有不到10家。

除了“难突围”外省,省内的增长空间也到“天花板”。其收入最大来源的杭州口腔医院,2020年门诊人次达48万,仅较2019年同比增长0.2%。

对于可能面临的业绩增长瓶颈,吕建明却显得十分乐观。他曾在微博上表示:“浙江相当于欧洲一个大国,完全能支撑通策医疗5–10年。当然,体外医院的十年发展计划,通策也不会松懈。”

但是,资本市场似乎并不买账。通策医疗三季度增速大降的消息传出后,市场给予的回应是两个跌停。

15年前,吕建明选择从房地产转型医疗行业,看重的就是医疗行业是一个没有周期限制的赛道。但是,没有周期的行业,还有很多其他的挑战。

(作者 |曾嘉艺,编辑 |廖影)

本文综合整理。发布者:pos139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pos96.com/html/3069.html

(0)
上一篇 2021年10月15日 下午6:02
下一篇 2021年10月16日 下午4:16

相关推荐